昆山金鹰尚美酒店!灯光棒棒的!

金鹰尚美酒店完工

我想我回来了

我想我回来了

昨天梦到爷爷…爷爷趴在地上…后半身埋在土里。一直不停的摇晃着身体。旁边有几人站着如萨满祭司一般舞动着,还有两人抬着一扇类似门板的东西左右摇摆。床板上放置着牛头白骨。就这样在我的右前方舞动着。

梦中醒来

和奶奶逛街,母亲叫我蹲下给奶奶整理一下裤腿。我整理好奶奶裤腿的时候发现奶奶腿一个是直的一个是弯的。没有把鞋完全穿起,而是像拖鞋一样鞋帮压在脚下。走路迈着小碎步,像是一点一点往前挪动。我扶着奶奶往前走,母亲在后面看着我们。我弯曲身体尽可能保持与奶奶同一高度。奶奶似有察觉,用力迈开步伐。我内心苦楚,看看母亲。母亲说你奶奶身体不行了。我越发感到悲伤。痛哭流涕……梦中醒来才觉奶奶去世2年,我却不能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回去扫墓。奶奶就那样静静的躺在故乡。不知道子孙后代谁能时常去探望。悲痛π_π。

走夜路

望着你的样子

苏州平江路

15年前 高二去兰州考试回来乘火车。火车站离家好远好远…从小城的最西面跨越到最东面。奶奶居然听火车的声音判断我什么时候到家。我好奇怪奶奶听力那么好。

拉仇恨的季节到了…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